云报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17年05月09日

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

江都盆协赴日盆景考察散记

为拓宽视野、强化学习交流,4月23—30日,江都园林与盆景艺术家协会赴日考察团一行10人,对日本的盆景及园林、庭院绿化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参观考察,并重点参观了在埼玉县举办的第八届世界盆栽大会。大家一致认为,日本对盆景艺术的重视、发展盆景艺术从娃娃抓起等经验做法,值得学习借鉴。

世界的盆景,从宏观上说,除了中国,就是日本,或曰:除了日本,就是中国——中国、日本,两个盆景大国。

盆景起源于中国,也曾繁盛于中国。大约1000多年前,中国盆景传入日本,被很好地保留并逐步发扬光大,尤其是近百年来,日本把盆景发展推向了一个高峰,让世界瞩目。近代以来的中国,由于战争、经济、文化等多种原因,盆景的发展屡遭厄运,几近断层,好在改革开放以来,随着经济社会文化的长足发展,我国的盆景事业也得以焕发生机,阔步向前,正欣欣向荣地走向世界。

江都乃中国盆景五大流派——扬派盆景的发源地之一、重要的生产与销售基地,江都盆景既历史悠久,积淀深厚,又与时俱进,实力雄厚,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与发展空间。基于这样的认识,江都园林与盆景艺术家协会早在今年春节后就开始筹划,借着第八届世界盆栽大会4月28—30日在日本埼玉县召开的契机,组团前往参观考察学习。

日本是一个善于学习、消化、吸收外来优秀文化的国度,加上他们一贯的严谨作风、敬业态度与工匠精神,能把外来文化结合本国和当地实际,经过加工改造,为我所用,甚至做大做强。从中国传入的盆景、书法、插花、茶道、中医药及古园林建筑等,均在其列。

就以享誉世界的大宫盆栽村为例,谈谈他们的盆景吧。大宫盆栽村诞生于1925年,因1923年日本关东大地震而遭受很大灾害的东京园艺人、盆栽师等,为寻找适宜盆景栽培的广阔土地和新鲜的水和空气,而集体迁移到了大宫一带,由此而刺激了那些勤于盆栽培育、热爱土地的人,于是,以盆栽为业的人数逐渐增加。这里有许多小盆景园,规模及名气较大的有6家,为了促进发展扩大影响,毎年5月3—5日,这里都要举办大宫盆栽祭,众多盆栽爱好者从四面八方赶来观赏盆景,气氛很是热闹。

这次世界盆栽大会主会场放在埼玉县体育馆内,副会场就放在大宫盆栽村。江都盆协考察团不仅参观了主会场的日本盆栽水石至宝展,而且考察了大宫盆栽村的芙蓉园、清香园、藤树园和大宫盆栽美术馆。

大宫盆栽美术馆,是7年前建起的日本唯一公立的常设盆栽美术馆,从设备、人员等方面,每年都在改善。尤其令考察团成员们感到震撼的是,除了主会场的300多盆优秀盆景,还陈列了该县11所小学的上千盆学生的微型盆景习作,开幕式当天还有几十名学生进行现场表演——据说,该县小学生从五年级就开始接受盆景制作的授课,可谓小小盆景,从娃娃开始抓起,为的是扎实基础,后继有人。

这次日本之行,除了集中考察日本的盆景和盆景园,江都盆协考察团还在大阪、奈良、名古屋、东京等地,边游览边考察了当地的园林建筑、庭院绿化等。

我们见到,无论是私人庭院,还是商场路道,日本总体都显得狭小、拥挤。但小归小,都能做到见缝插针似的“见空插绿”,哪怕栽几棵地景树、行道树,养几盆花草,筑一道绿色篱笆墙,也能绿化、美化环境,尤其是地景树、行道树,一棵棵修剪得如盆景一般,而且绝大部分都是简约型,不是那么蓬蓬勃勃枝枝丫丫,大概也是为了不挤占那有限的空间吧。

比较完整的园林建筑,在一些城市公园或名胜古迹可以见到,比如名古屋城、大阪城公园、平和公园、神鹿公园,尤其是忍野八海和祗园花见小路两处,更是古色古香、精致小巧,树石花草,与居室小巷流水曲桥等和谐组合,如诗如画,这些都保留了我国古代园林建筑美的许多元素,看到了我国唐宋时期园林建筑的影子。

日本有一本普及与提高兼顾的盆景杂志,叫《近代盆栽》,从翻译的文字中可见,他们对第八届世界盆栽大会在埼玉县召开非常重视,盆景业界专家、大腕们专门召开特别座谈会,以此为话题,讨论日本盆景未来的发展问题。

当加藤先生谈到“外国的学生比日本的学生增长速度更快”时,德尾先生露出如此担忧:“结束修业的海外学生回到了自己的国家,而日本的后继者则可能没有得到培养吧,而日本的学生是不是也得到海外进行修业呢?”当滨野先生谈到关于建立盆栽学院时,德尾先生说:“如果实现了的话,就可以在我们《近代盆栽》上以年轻人为目标进行招募了。”他们对后继人才培养的高度重视,从这些对话中可见一斑。

此外,我们还在杂志中看到两个标题:《作为日本人,以盆栽文化为骄傲》《将日本盆栽文化推向世界无形文化遗产的运动》。这是不是又一次警醒我们国人:中国的盆景,如何快马加鞭做大做强,以便站在更高的世界舞台上,拥有更多的话语权?盆景,可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原创瑰宝啊!